分享
2015-05-29    第122期
 
中華農業群英譜:這些中國農業的脊梁!

  導語:近日,近日,農業部下發通知,啟動第五屆中華農業英才獎評選工作。這是一份“群星閃耀”的名冊,“中國小麥遠緣雜交之父”李振聲,“北大荒水稻之父”徐一戎,“緊湊型雜交玉米之父”李登海,“中國番茄大王”李景富,“吉富羅非魚之父”李思發……他們是數十年如一日堅守在農業科研一線的耕耘者,他們的一項項重大成果記錄下中國農業跨越發展的鏗鏘足音,他們就是中華農業英才獎的40位獲獎者。


圖:第四屆中華農業英才獎表彰大會在北京舉行

  人物獲獎故事背景

  有著中國農業領域“諾貝爾獎”之稱的中華農業英才獎,從2005年設立至今,已經走過了十個年頭,四屆評獎中,共40位杰出的“三農”科技工作者獲此殊榮。他們中有科學家,也有為農技推廣服務的勞動模范;有從事基礎理論研究的學者,也有在應用研究中作出重要貢獻的專家。

  習近平總書記在談到農業科技問題時指出:“農業出路在現代化,農業現代化關鍵在科技進步。我們必須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視和依靠農業科技進步,加強農業科技人才隊伍建設。”

  2014年,我國糧食總產達到12142億斤,實現了創紀錄的“十一連增”,農民收入實現“十一連快”,凝聚了農業戰線干部群眾的大量心血,其中農業科技進步和農業人才功不可沒。農業部部長韓長賦說:“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推進現代農業發展,轉變農業發展方式,仍然要靠科技創新、靠人才驅動,這對人才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中華農業英才獎的設立正是農業部落實人才強國戰略的重要舉措。這一獎項通過獎勵杰出人才,促進農業科技人才隊伍整體素質的提高,吸引更多的有志、有識之士加入到農業行業中來。

  1、小麥育種家李振聲  


  圖:李振聲正在田間地頭

  小麥與野草進行雜交,李振聲以此為我國糧食增產超百億斤,我們今天吃到的每一粒小麥都是由遠緣雜交而來;徐一戎創造了高寒水稻“雙千”傳奇,變昔日北大荒為“北大倉”;李登海兩次創造了世界夏玉米高產紀錄,被譽為“緊湊型雜交玉米之父”……他們擔當起提升發展中國農業的歷史使命。

  “誰來養活中國?我們自己養活自己。”在博鰲亞洲論壇圓桌會議上,面對美國世界觀察研究所所長萊斯特·布朗提出的“誰來養活中國”的問題,一位中國學者給出了這樣的回答,他就是中國小麥遠緣雜交育種的奠基人李振聲。

  “當時的情景我記得,農民糧食不夠吃,蔥根,蒜皮,榆樹皮都吃光了。”出生于1931年的中科院原副院長、院士李振聲,對青少年時經歷的饑餓有著刻骨銘心的記憶。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國小麥低產,抗病性差,其中條銹病最為嚴重,條銹病菌能隨風傳播幾千里,使小麥減產30%到50%。

  “那個時候穿著黑褲子到地里走一圈,出來后就變成黃的,有的農民就在地頭哭啊。我們國家的糧食當時只有2000多億斤,減產100多億斤,就等于20個人里邊,一個人的口糧被條銹病給吃掉了。”李振聲說。

  從那時起,李振聲開始了他的小麥育種研究。他創造性地將小麥與野草進行遠緣雜交,讓小麥的后代獲得草的抗病基因。經歷了20多年的反復試驗,終于在上世紀80年代培育出抗病性持久的小偃6號。從1980年開始大面積推廣,到上世紀80年代末累計推廣1.2億畝,增產小麥60億斤。

  在2005年獲得第一屆中華農業英才獎之后,李振聲又獲得了2006年度國家最高科技獎,面對國家科技界的最高榮譽,這位耄耋老人謙遜地說:“我只是提供了一些方法、一點思路。”

  2、“北大荒水稻之父”徐一戎  


  圖:徐一戎為農民指導生產

  黑龍江農墾的稻農們幾乎無人不識徐一戎,他是創造了北緯43度~53度水稻種植“雙千”奇跡的“北大荒水稻之父”。

  高寒維度上,水稻種植面積超過千萬畝,平均畝產超千斤,這在世界上都不多見,徐一戎用近50年的不懈努力做到了,從1951年投身建設北大荒,到1999年北大荒水稻歷史性地實現“雙千”,他的多項研究成果填補了國家乃至世界寒地水稻栽培技術領域的空白,使昔日北大荒變成名副其實的“北大倉”。

  在2012年獲得第四屆中華農業英才獎后,徐一戎說:“我今年八十八歲了,八十八啊,就是大米的‘米’字,我和水稻打了一輩子交道,還想為水稻再貢獻點兒余熱,哪怕多教會農民一點兒技術,多幫助農民解決一點兒問題,就是我最大的收獲!”遺憾的是,2014年5月13日,這位一生癡愛寒地水稻的老人永遠離開了我們。

  3、玉米育種專家李登海  


  圖:李登海正在玉米地里查看長勢

  在玉米種植上創造著同樣高產傳奇的,是第二屆中華農業英才獎獲獎者、玉米育種專家李登海。1989年和2005年,他自育的“掖單13號”和“登海3719”分別在當年創造了世界夏玉米高產紀錄:畝產分別為1096.29公斤和1402.86公斤。李登海高產品種及其栽培技術的推廣,不僅為我國糧食增產作出了重要貢獻,更是奠定了我國在夏玉米育種、栽培方面的世界領先地位。

  不僅在糧食生產上,獲得中華農業英才獎的科學家們在水產養殖、畜牧養殖、病蟲害防治等領域都有著開創性的成就。“人才是事業發展的根本動力,事業是人才成長的現實平臺。”農業部黨組成員、人事勞動司司長曾一春說。我國幾十年來持續加大農業科技投入,重視農業人才培養,為農業科技工作者創造了良好的科研條件,助力他們成長成才,在“三農”的廣闊天地中大有作為。同時,在保障我國糧食安全方面,在農業邁向現代化的過程中,他們都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值得我們仰望和崇敬。

  4、李景富番茄育種:40年趕超國外一個世紀

  李景富用40年趕超國外一個世紀的番茄育種,實現了番茄品種國產化;侯鋒使我國黃瓜畝產由2500公斤提高到5000公斤,黃瓜終于成為老百姓一年到頭都吃得起的“大路菜”;李思發選育出“新吉富”羅非魚,成為我國引進魚類中首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新品種……他們的不懈努力讓國人的餐桌變得豐富起來。

  今天,當我們享用著餐桌上豐富多樣的菜品,享用著一年四季的新鮮蔬果時,可能并不了解,是誰讓西紅柿、黃瓜、羅非魚、對等營養豐富的菜品進入了尋常百姓家,是誰讓我們不分淡旺季地吃上了各種各樣的蔬果。他們就是在實驗室、田間地頭,幾十年如一日地做著育種科研工作的農業科學家們。

  “我參與番茄研究時是上世紀70年代,當時咱們國家只有一個番茄品種6613,農民起名叫‘溜溜酸’。”從那時起,李景富一頭扎進番茄育種科研,用十年的時間選育出“東農704”,結束了北方地區沒有早熟抗病、豐產鮮食番茄品種的歷史。

  如今的番茄,品種多樣,顏色各異,一年四季都能吃到。但是,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我國都沒有耐儲運的番茄品種,所需要的種子必須從國外進口,每公斤價格高達10萬元人民幣。

  “不把國外的番茄品種攆回老家去,我這輩子死也不會瞑目。”東北漢子李景富帶著濃重的鄉音說,“當時有一股勁頭,必須要盡快培育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番茄品種,為民族爭氣,為民族爭光。”

  著一股勁的李景富一干又是十幾年,他先后培育出了十多個耐儲運的番茄新品種,不僅育種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種子價格也只有國外品種的1/50。如今,李景富培育的番茄品種已推廣到全國25個省區,創造經濟效益70多億元。

  李景富用40年時間趕超了國外一個多世紀的番茄育種技術,實現了番茄品種國產化,改寫了我國90%種植國外番茄品種的歷史,不僅讓農民的腰包鼓起來,也極大地豐富了城市居民的餐桌,他也因此贏得了“番茄大王”的稱號。

  如今,已年逾古稀的李景富仍不滿足現狀,“我一定要把中國的番茄種到國外,讓東農系列番茄品種紅遍全世界。”

  東北有個“番茄大王”,而天津有個“黃瓜大王”,他就是把畢生精力獻給黃瓜育種研究的中國工程院院士侯鋒。侯鋒培育的黃瓜品種使我國黃瓜畝產由2500公斤提高到5000公斤,種植面積從上世紀70年代的幾十萬畝,發展到九十年代中期的600萬畝,再到目前的近千萬畝。黃瓜終于從“細菜”發展到今天老百姓一年到頭都吃得起的“大路菜”。

  5、“吉富羅非魚之父”李思發  


  圖:李思發與其培育的良種羅非魚

  同樣把一輩子獻給育種科研的還有“吉富羅非魚之父”李思發。我國早在1958年就引進了一種羅非魚,但因為過度繁殖、個體小達不到理想規格,養殖效益低,國內市場不歡迎。李思發經過一代又一代選育,優良品種“新吉富”羅非魚終于選育成功,這是我國近百種引進魚類中首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選育新品種。

  “授人以魚,一日有魚;授人以漁,終身有魚。”這是從事水產育種50多年的李思發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他的手上布滿斑點,連臉上都有,那是選育中長年挑魚留下的印記,他用畢生心血培育出的良種豐富了百姓的“菜籃子”。

  “中國人不僅要吃得飽、吃得好,還要吃得健康。”這種觀點越來越成為中國老百姓的共識,健康的食品要從源頭抓起,如何少打農藥、少施化肥,如何進行科學有效地動物疫病防控,科學家們進行了卓有成效的研究探索。

  找到盡量少打農藥防控害蟲的方法,這個看似簡單的命題,近半個世紀以來難倒了無數農業科研工作者。云南農業大學校長、中國工程院院士朱有勇用了近30年的時間成功破題:利用生物多樣性減少病蟲害,減少農藥使用,增加農業產量和農民收入。“天拉長,地拉寬,排好隊,換好位。”朱有勇把它總結成農民聽得懂的12字訣,也就是科學排列行距、株距,今年種這個,明年種那個,利用植物間的相生相克減少病害。用于稻瘟病防治,能夠減少農藥使用量59%~73%,增加產量17%~33%。

  “這是只有東方人才能想得出的方法。”朱有勇的理論得到了西方研究者的盛贊,他也成為生物多樣性控制病蟲害研究的開創者和集大成者。而在農民眼中,他就是一個對田間作物搭配最在行不過的莊稼好手,他的搭配種植法深受農民喜愛,已累計推廣1億多畝。“農民需要什么我就去研究什么,能為農民提高產量和質量,保護生態和環境,這就是我一輩子要做的事情。”

  隨著時代的發展,百姓對農產品安全提出了新的要求,提供更安全放心、營養豐富的農產品給農業科研工作帶來新的挑戰。李思發老人說:“搞研究就要耐得住寂寞,受得了打擊,困難再大,也沒有想過要放棄。”農業科學家們正不辱使命,為百姓更健康豐實的餐桌而不懈努力。

  6、王樂義暖棚技術推廣至全國

  王樂義將暖棚技術推廣到壽光乃至全國,僅壽光農民因此年增收6000多萬元,有效解決了北方冬季吃鮮菜難的問題;李必湖身體力行地實踐著“我是農民的兒子,我要把有限的知識技術傳授給貧困農民,讓他們早日脫貧致富”……他們以濃烈的“三農”情懷為千百萬農民開辟了致富路。

  “農民致富靠科技”,山東省壽光市三元朱村的村民們真正嘗到了科技的甜頭。村民徐少華說:“1989年12月24日,我們村的第一批越冬大棚黃瓜上市,開秤就是每公斤20元。我一天就賣了1000塊錢,而當時農民忙乎一年也就掙個千兒八百。”這一年,三元朱村一下子就冒出17個“雙萬元”戶。

  三元朱村村民神奇般致富,靠的是一項神奇的技術——冬暖式大棚種植越冬蔬菜,他的發明人就是村黨支部書記王樂義。1989年以前,壽光的蔬菜大棚溫度太低,一入冬就要生爐子,種一季菜要燒五、六噸煤,而且出了正月蔬菜才能上市,賣不上好價錢。

  王樂義反復研究試驗,研制出一種全新的冬暖式日光溫室大棚。但卻引起村里種菜“老把式”們的質疑:“冬天光靠太陽曬就能把黃瓜、西紅柿曬出來?能干這個的只有神仙!”

  王樂義說,當時開黨支部會議,7個人有6個反對。“有風險的事,黨員干部不上,誰上?”經過王樂義再三動員,終于定下17個大棚,全是村里的黨員干部帶頭,徐少華就是其中的一個。

  看著種大棚的村民把一沓沓鈔票揣進腰包,當初反對的人“眼紅”了。第二年,村里有161戶種大棚。干了一年,村里的存款達到128萬元。在那個“萬元戶”都稀缺的年代里,這樣的致富速度讓三元朱村火了起來。

  “自己富了不算富,大家富了才真富。”王樂義毫無保留地將暖棚技術推廣到全縣乃至全國。1990年全縣發展蔬菜大棚5130個,農民增收6000多萬元。如今,這項技術已經推廣到全國大部分地區,緩解了北方居民冬季吃新鮮蔬菜難的問題,給廣大農民找到了一條致富的路子。

  深厚的“三農”情懷讓農業科學家們時時刻刻牽念著農民。雜交稻育種家李必湖說:“我是農民的兒子,我一定要把有限的知識和技術傳授給貧困農民,讓他們早日脫貧致富。”1988年,李必湖到懷化市桐木鄉考察時,看到當地農民人均收入不足200元,農業科技的應用率不足10%,心情很沉重。很快,“辦一個基地,富一方百姓”的構想在他的腦海中形成了。隨后的3年時間里,李必湖為桐木鄉建起科教興農示范基地,確定了雜交水稻新組合制種、畝產噸糧田開發等項目,為當地農民增產糧食209萬公斤,增加收入226萬元。

  “科技是帶動農民增收的強大引擎。”農業部人事勞動司副司長劉英杰說,“獲得農業英才獎的科學家和農業實用人才們,在科技成果轉化應用方面表現突出,致富能力強,示范帶動效果顯著,造福了萬千農民。”

  7、西藏昆蟲專家王保海

  王保海不畏艱險,在藏區行走數十載,摸清西藏昆蟲家底,把畢生心血獻給高原農牧業植保工作;陳溫福一輩子專注超級稻育種事業,他陀螺般地忘我工作,竟不知病魔侵襲,險些失去寶貴的生命……他們以無私的奉獻精神書寫著一心為農的無悔人生。

  在美麗的雪域高原上,有這樣一位行者,他用11年的時間行程32萬公里,對西藏73個縣的昆蟲深入考察,使西藏成為發現昆蟲新種最多的地區;他走遍高原,摸清了西藏昆蟲家底,使高原農牧業植保工作從無到有地開展起來,為藏民挽回糧食損失數千萬公斤。他就是被藏民們親切地稱為“活菩薩”的西藏自治區農牧科學院副院長王保海。

  “我們畢業那會兒,西藏還非常落后,我覺得自己作為新中國的大學生,有義務去支援邊疆建設。西藏氣候和地域環境獨特,是我國和世界的動植物資源寶庫,但這方面的研究幾乎是空白,我是學植物保護的,西藏需要我,也能施展我的才華。”

  懷著這樣樸素的想法,1978年,從河南農業大學畢業后,王保海毅然決定到西藏工作。就在當年,西藏麥類蚜蟲大面積暴發,麥子損失慘重,部分幾乎絕收。

  王保海說:“開展植保工作首先要了解西藏有什么蟲子。但那時,西藏昆蟲研究幾乎是一片空白。種類不清、家底不清,植物檢疫無法開展,更不知道蟲害的發生規律,沒有防治措施。”

  王保海的昆蟲摸底工作就在這樣的背景和基礎上開始了。記錄昆蟲出沒的地方,往往人跡罕至。王保海和同行們住在單薄的帳篷里,夜晚氣溫達到零攝氏度以下,煮熟的肉凍成冰坨子,用刀割下就著冰碴兒吃,渴了就化些冰水喝。

  “汽車最多能開到縣城,大部分地區要靠騎馬、走路,沒有路的地方,有時甚至要爬行。”王保海說。衣服劃破了、臉刺傷了、腳蹭傷了,可他沒有怨言。

  2008年,阿里發生大面積瘋草危害,大量羊得瘋狂病,農牧民心急如焚。隆冬季節,王保海晝夜兼程趕往阿里,車行至改則縣時出了車禍,王保海和課題組一行4人受傷,但在改則縣醫院對傷口作了簡單處理后,又繼續上路。

  經過反復試驗,王保海提出了隔離馬羊、生態控制、服用“解毒丸”、用除草劑滅毒草等行之有效的綜合防治措施,瘋草病害終于得到控制。阿里農牧民心懷感恩地說:“沒有牛羊就沒有了生計,解決了瘋草病,阿里人又看到了希望。”

  王保海把一生的心血獻給了高原農牧業植保工作,換來了農牧民莊稼的增收、禽畜的健康。不害怕艱難困苦、不計較個人得失,把自己毫無保留地獻給農業科研工作,這樣的品質在40位獲獎者中每一個人身上都能看到。

  8、超級稻育種家陳溫福

  2007年,超級稻育種家陳溫福讓東北超級稻實現了由小面積試驗示范到大面積推廣應用,由“科研產量”到“農民產量”的歷史性跨越。在這之前,他像一只不知停歇的陀螺忘我工作了十多年,“農時不等人,啥事都要趁早”,這是陳溫福常掛嘴邊的話。

  他一心在科研上,卻不知病魔悄悄來襲。他被確診為腎結核,手術時,醫生打開他的腹腔后大吃一驚,他的右腎已嚴重潰爛,主動脈一下就脫落了。醫生說,如果不是搶救及時,動脈噴射性出血兩分鐘就可能導致死亡。如此嚴重的病情,至少已經有七八年,醫生都大吃一驚,他是怎么挺住的?

  “我出身農家,對農民和土地很了解,感受過饑餓,也感受過當農民的艱辛。當初選擇農學,選擇研究水稻時也沒有什么遠大的抱負,只是想讓農民多一碗飯吃,多幾分收成。”陳溫福說。

  中華農業英才獎的40位獲獎者,每一位都曾交出一份改變中國農業的沉甸甸的答卷,正是有了他們半個多世紀的不懈求索,我們才有了今天的底氣,可以響亮地喊出:“中國人將飯碗牢牢端在自己的手里”。

  他們是農業科研人員的杰出代表,更是全國百萬農業科技工作者的榜樣:他們抱負遠大、淡泊名利、追求卓越,把個人理想與國家前途命運結合起來;他們勇于擔當、心無旁騖、厚積薄發,用自己一心為農的無悔人生,在全面深化農村改革和發展現代農業中屢建神功、屢創奇跡。他們是當之無愧的中國農業的脊梁!

  • 您的立場

中華農業群英譜:這些中國農業的脊梁!

购买时时彩